首页

冯小刚打高尔夫蹩脚技术 试挥两杆小球落地(视频

  新浪体育讯北京时间9月3日,ECCO2014“果岭风尚”邀请赛在北京华科高尔夫俱乐部拉开了序幕。去年缺席的冯小刚导演,今年也重返赛场,与葛优,陈道明,赵宝刚等一众老朋友切磋球技,各界名流聚集于此,逐鹿桂冠。

  冯小刚也是一名高尔夫球爱好者,平时喜欢打球,但是由于工作忙碌,打球次数并不多。冯小刚打白梯,站姿后蹲,略显蹩脚,收杆时候重心不稳,双脚并拢在一起。他先试挥了一次,在正式准备击球的时候,杆头却先碰掉球梯上的球。按照规则,这一杆也是要计入成绩的,不知道最后有没有算上这一杆呢?冯导,你这得多练练啊!

  第三次他将球重新摆回,再挥出一杆,效果相当不错。“On上了,On上了!”同组的球员欢呼道,他们笑称冯导球技进步明显,要与冯小刚在球场的赌局调成“平打”。

  今年55岁的冯小刚高尔夫球龄已经有7、8年了。增进地不仅是他的球技,还有他对高尔夫的各种感悟。他曾讲过自己在美国的一次打球经历:“有一杆没打好,随口习惯性地骂了一句:‘我CAO!’话音刚落,马上过来一个球童说:‘如果您再这样就请离开。’尽管我当时非常沮丧、愤怒,但还是不得不服从。”

  对念过半百的冯小刚来说,一次高尔夫球比赛,拿了一尊男子净杆冠军,开心胜过导演奖。对现在的他,画画和打球两件事情已经取代了拍电影的快感,“这两件事情是自己和自己玩,不用求人,拍一部电影求爷爷告奶奶的,老子真有点烦了,当导演方方面面求人的事太多,五十多岁了不想再觍着脸求了,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人格分裂。”

  以下是《高尔夫大师》2014年1月刊中刊登的冯小刚对高尔夫的感悟。(冯小刚自述 整理/王正 图/华谊)

  2012年观澜湖名人赛后宴请安迪-加西亚,酒后他向我和葛大爷传授推杆“秘籍”,后来下场一试,神推啊!老加说,放映《教父1 》和《教父2 》时他还在想,能演这片得多牛啊。万没想到《教父3 》科波拉就选上他了。这哥们儿人不错,七字头。

  北京收获一尊奖项——“ecco杯男子净杆冠军”。开心胜过导演奖。年过半百终于活明白,哄着自己玩、让自己高兴才是真格的,其他全是瞎掰。真不明白那些赚了钱的哥们儿为什么还没黑没白地挣命?有劲吗?赚多少算够?您带得走吗?去山西采景,看了十几座百年大宅子,主人均已无处寻觅,拿钥匙的都是不相干的人。

  打高尔夫[微博]对我拍电影有很大帮助。《一九四二》是我拍得最“苦”的一部戏,但我的身体还能承受下来,这跟锻炼分不开。我以后可能不再拍这种沉重的题材了,要换轻松的拍拍。我一直对体育题材有兴趣,或许以后会找一些高尔夫的故事来拍电影。

  打高尔夫你要不断地面对失败,逼着你要接受这个失败。可能今天打得很好,明天就打得很烂。我觉得可以面对失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第一次摸球杆是在北京五环路那边的朝阳体育中心。当时有人告诉我说葛优他们现在开始练这个了,我就跑去了。那时我可以一口气打300个球,打得自己眼睛冒金花,在球场没打好,就再加18个洞。但是现在我觉得没必要这样,还是享受比较重要。

  画画和打球这两件事已经取代了我拍电影的快感。最舒服的是自己和自己玩不用求人。拍一部电影求爷爷告奶奶的,老子真有点烦了。我发现只要没野心不思进取不想做事,就不用求人。当导演方方面面求人的事太多,50多岁了不想再着脸求了,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人格分裂。

  干事就会伤人,不干事立马朋友如云。大家会说:这孙子废了。谁也不防贼似的防着你了。每天打球、喝酒、听各种严肃和不严肃的音乐,谁约我都有空,安逸得一塌糊涂,革命意志空前地消退,义无反顾回绝所有正事,拿钱勾搭我,我也不上当。以前有人说,真让你歇着什么都不做,玩三个月你就腻了。可我已经玩三个多月了,也没腻,而且越玩越上瘾。

  有人说我是公众人物,说话要注意影响。我想说,我首先是一个人,我得说人话。别拿公众人物跟我说事,我就是不想骗人。我不能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但我可以保证我说假话的时候很心虚,很不理直气壮,不会假话说得比真话还真。

  什么是贵族?除了做爱和狩猎亲历亲为,其他一切都不伸手,油瓶子倒了都不扶,关心的全是某种蝴蝶快绝种、非洲的鳄鱼在雨季到来前有没有食物,当然了还有一见钟情心爱的女人。

  打高尔夫不需要江湖气。说个老实话,中国有很多的生意人,中国有特殊的国情,所以这些生意人身上带了很多的江湖气。这种江湖气和高尔夫球会的氛围是格格不入的,所以我觉得应该让大家把这种江湖气放一放。我身上也有很多的江湖气,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在接受改造。

  再说个老实线年前全是穷人,谁也别吹牛,身上都带着穷人的劣根性。我觉得大家慢慢致富了,应该让自己变得有一些修养,高尔夫一定是帮助你去慢慢意识到修养的重要性。

  有人把我日常生活里说的一腔废话结集出版了一本书,取名《不省心》。我在里面谈到了高尔夫和足球。

  在高尔夫里,我不如陈道明,葛优不如我。陈道明是演员里读书最多的一位,尤其中国古典文学,也真看得进去。书法也每天都练,写得一手好字,其他技能也样样精通。从有明星那天起他就是明星了,所以就有些清高,老端着,得理不饶人。他属于不爱认错的那种人,吃眼前亏也绝不低头。他和葛优要好,但这一点却和葛优截然不同。葛优如遇违章被交警拦下,必是先摸着脑袋嘿嘿地笑,做出一副“哥们儿我认栽”的实诚表情。陈道明若是被警察拦下,那表情一定是“要杀要剐您看着办吧”。葛大爷最可爱的地方在于他的“小富即安”,不贪,一切荣誉在他看来都是不留神抄上了。

  很多人评论我的喜剧,只有宁财神说中了要害。他看出来我就不是奔着喜剧去的,写的是我迷恋的日子,是一种活法。听说他也开始玩高尔夫了。

  朋友玩牌,遇手气不好时,又不想认输,就拿着一把傻牌冒充顺子诈对手,俗称“偷”。但每次都被对方识破,推了也敢看。朋友急了,问对方: “你是不是认得这牌呀?”对方答: “我不认识这牌,但我认识你这人。”宁要伪君子不要真小人。

  心好和心态好是两回事。心好的人不一定心态好,心态好的未必就心好。心理素质好的人,说实话坏人居多。我的心理素质很不好,喜怒全挂脸上,就算我是坏人也很不称职,不能胜任阴险的工作。人生就是大舞台,谁不是在演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