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广州高尔夫为啥这么牛?

  此外,广州的很多高尔夫会所在青少年球手培养方面也慷慨解囊。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董事方菲介绍,九龙湖高尔夫球会每年都举办青少年高尔夫夏令营,根据不同青少年选手的高球水准分别开设初级班和提高班,聘请中高协的职业教练为小朋友言传身教地讲授高尔夫基础知识、高尔夫文化、礼仪课程,培养团队精神,并进行球场特训。而所有这些服务,对广州高协的青少年选手或是免费,或是巨大的优惠。

  几天前,广州姑娘林希妤拿到了美国LPGA巡回赛全卡,成为继另一名广州姑娘冯珊珊之后,中国内地第二位获得LPGA全卡会员的选手。而广州仔关天朗也被看作是中国目前最具潜力的希望之星。这3名平均年龄不足19岁的年轻人,是中国高坛最近两年关注度最高的一股力量,而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标签——广州人。

  广州高球力量为何能引起世界的关注?广州在高球青少年培养方面有哪些心得?高尔夫球运动回归奥运大家庭,对广州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有怎样的推动作用?为了解开这些谜题,南方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广州市体育局副局长许建平和广州高尔夫球协会秘书长冯雄。

  任何体育项目的发展都离不开场馆设施,它是一项运动普及和发展的基础。1984年,中国首个高尔夫球场广东中山温泉高尔夫球场正式开业,为广东高尔夫球的发展种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上世纪90年代初,广州高尔夫球场的建设进入高速发展期,成立了九龙湖、麓湖等近10个高尔夫会所,按下了广州高球快速发展的启动按钮。

  在中国高坛享有盛誉的张连伟、梁文冲等人,正是广东高尔夫球场较早的一批工作人员,他们走上高尔夫职业球员的道路并获得成功与他们的工作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同时,高尔夫球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广州作为改革开放较早的国家中心城市,拥有高球运动发展的良好土壤。

  “场地建设早一点,对高尔夫球运动的认识、理解早一点,在青少年高球教育时间上早一点。”许建平认为,几个“早一点”加起来,逐渐汇聚成广州高球运动发展的优势。

  在广州高球发展方面,广州市高尔夫球协会可谓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该协会成立于1997年,主要负责广州青少年高尔夫球的培养工作。冯雄介绍,他们长期为青少年高球爱好者联系免费场地进行练习。如果小球手参加全国比赛获得优异成绩,协会将为小球手报销路费,而获得冠军的球手,甚至连打球费都可以报销。

  此外,广州的很多高尔夫会所在青少年球手培养方面也慷慨解囊。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董事方菲介绍,九龙湖高尔夫球会每年都举办青少年高尔夫夏令营,根据不同青少年选手的高球水准分别开设初级班和提高班,聘请中高协的职业教练为小朋友言传身教地讲授高尔夫基础知识、高尔夫文化、礼仪课程,培养团队精神,并进行球场特训。而所有这些服务,对广州高协的青少年选手或是免费,或是巨大的优惠。

  与其他运动项目相比,从事高尔夫球运动的花费算是比较贵的,一套球杆少则几千元,高则数万元,加上服装、球鞋等物品,凑齐一套装备,平均花费近万元。而练球时的场地费用更高,一般的球场,每次练习费用约在500元左右。如果按照每星期练习5次来计算,一年就要花费13万元。即使办理会员卡可享受优惠,每年的练习场地费用也在5万元以上。

  广州高尔夫球协会和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等为小选手免费提供练习场地,无疑解决了他们最多的一项花费。

  “冯珊珊、林希妤、黎佳韵、关天朗等优秀选手,当年都在九龙湖球会练习,也获得了球会教练的指导。”方菲介绍,“对于有发展潜力的年轻球手来说,想要进一步提高水平,就必须使用更职业的装备,接受更高水平教练的指导,参加更激烈的比赛。这样一来,培养费用就肯定会水涨船高。为了给优秀的孩子一个机会,为了给家长减负,九龙湖球会决定以签约的方式给他们更大的帮助。今年‘模拟皇家杯’比赛期间,我们就正式签约明日之星、13岁的欧阳天鹏,全力赞助、培养和支持他至16岁。为什么我们只签约他到16岁呢?因为我们不是为了要培养他来为我们赚钱,只希望他得到更好的训练环境,挖掘出最大的潜力,为中国高尔夫运动的发展作出贡献。16岁时,欧阳天鹏正好是一个成才的转折点,那时,我们会让他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

  冯雄表示,目前广州高协与广州市的麓湖高尔夫球乡村俱乐部、广州九龙湖高尔夫球会、江山帝景高尔夫学院等9家高尔夫球会进行合作,免费给小球员提供练习场地。“广州的球会大多数都很重视小球员的培养和公益性的活动,为广州高球的发展贡献很大。”

  据了解,中国高尔夫职业球手都在国家注册,市一级的高球协会主要负责青少年球手的培养工作。目前,广州高球协会组织的青少年培训队伍的规模在80人左右,按照每年约增加10个名额的速度不断扩容。由于练习场地和培养经费有限,青训队伍的规模不能不加以限制。

  这些小球手的年龄在8岁-15岁之间,超过15岁还想继续练球的,一般会争取转为职业球手,或者自费到国外进修。小球手们多数是广州户籍,也有父母在穗工作、来自其他省市的孩子。生源大多数来自高协组织的高球培训班,也有孩子是慕名而来的。

  “参加我们队伍的孩子,必须保证每周至少练习5次高尔夫球,这是一个硬性条件。因为没有练球时间的保证,就不可能打出好成绩。”冯雄说,据不完全统计,广州高协近10年间,在青训方面的投入达到300多万元。

  广州高球在青训方面的投入已初见效果。冯珊珊、林希妤和关天朗,都是广州高球青训体系中走出的佼佼者。如今的中国女子高尔夫球国家队中,冯珊珊、林希妤、黎佳韵、王欣和张玉阳5位队员均来自广州高球协会,几乎占据了国家队的半壁江山,而冯珊珊和黎佳韵还担任队长。

  今年的辽宁全运会,高尔夫球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广东女队在冯珊珊的带领下,拿下了全运高球首金。2016年巴西奥运会,高尔夫球重新回归奥运大家庭,这是广州高球发展、甚至中国高球发展难得的历史机遇。

  很长时间以来,高尔夫球在中国都被看作是“贵族运动”,更有甚者将其形容为“腐败的温床”。这样的片面论断,与世界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环境不相适应,对推动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极为不利。

  在冯雄看来,高尔夫球运动回归奥运大家庭,不仅可以推动这项运动向大众普及,更是为高球“正名”的一次机会。“奥运会展现的是奥林匹克精神,高尔夫球作为正是比赛项目,终于回归了它原有的体育本质”。

  许建平介绍说,运动项目发展的最高境界是职业化和社会化,广州市体育局准备通过多方面的措施推动高球发展。

  首先,将高球列为市运会的比赛项目,借助各区的场地优势,推动高球的普及和选手规模的扩大,为广州培养更多的青少年高球人才。

  其次,在培养体制方面,充分借助协会的力量,增加投入力度,加大青少年人才的培养力度。广州高协的培训经费此前一直靠社会筹集。从去年开始,广州市体育局每年投入几十万元,为培训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

  第三,加强组织管理,成立高尔夫球专项部,即使协调各方面的关系,为广州高球发展助力。

  此外,体育部门还计划成立高球青少年培训基地,为青少年选手聘请固定的高水平教练,有系统、有计划地培养高球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