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赵泳画 高尔夫少年去泰国练级

  战绩:2018第24届全国青少年高尔夫锦标赛男子C组冠军;2018泰国青少年高尔夫锦标赛冠军;2019USKG青少年高尔夫锦标赛冠军;2019别克青少年高尔夫锦标赛深圳站男子A组冠军

  上周汇丰青少年高尔夫冠军赛北京站第2轮结束后,赵泳画交完记分卡,正和小伙伴们说笑着让打出“一杆进洞”的同组选手请客。

  新京报记者叫他的名字时,他顿时睁大双眼,满脸的惊讶和疑惑,“你确定是我吗……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突如其来的约访并没有让这名13岁少年乱了阵脚,反而展现出了超越年龄的沉稳。

  赵泳画出生于体育世家,爷爷是体操运动员,后在大学担任体育老师;爸爸则是乒乓球业余健将。

  在接触高尔夫前,赵泳画尝试过打乒乓球,但每天一成不变的乒乓球桌、几乎相同的训练内容,让5岁的他丝毫提不起兴趣。

  赵泳画一家与目前征战LPGA赛场的何沐妮的爸爸是世交。当时看着12岁的小姐姐打出成绩,6岁的赵泳画也决定试一试。然而就是这一试,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相比于乒乓球,高尔夫有意思得多。每座球场都不一样,每个球的状况和你遇到的危险也大不相同,每一次的成绩也会有所变化,充满了刺激和新鲜感。”赵泳画说。

  为了打球,赵泳画一家从成都搬到云南大理。2016年底,全国范围的高尔夫球场整改,大理的高尔夫环境也大不如前。那时候,每到星期五下午,赵泳画一家便驱车赶往近100公里外的丽江,开启两天的练球时光。星期日下午,一家人再赶回大理,就这么坚持了近半年。

  然而这并非长久之计,赵爸爸越来越意识到一周两三次的练球频率,对儿子来说远远不够,是时候换个城市了。

  经过对学校、练球和生活环境的考察,赵泳画一家决定移居泰国清迈。其实无论是高尔夫环境还是青训体系的完备程度,美国都是高尔夫家庭的首选,但选择泰国的赵爸爸自有理由。

  “做这个决定主要有3点考虑。”赵爸爸解释说,一是泰国能兼顾上学和练球,打好英语基础,以后儿子想去美国也是一个很好的跳板;二是家里还有个妹妹,希望孩子们能先过中文关,再往美国走;三是举家迁到美国的成本太高,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经济实力。

  远走异国他乡,要适应新的环境,这对当时11岁的赵泳画来说有点吃不消。“刚到泰国时,我连26个英文字母都说不全,不敢说话,人家跟我打招呼都不敢应。唯一的办法就是憋着,既然不会那就不要了。”赵泳画说,当时球也打不好,也没有朋友,很不开心,自己跟爸妈提了好多次想回大理。

  赵爸爸深知儿子的不快乐,但既然迈出第一步,就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退。无论是语言学习还是打球环境,泰国都是比大理更好的选择。在父母的劝说下,赵泳画只能咬牙坚持,直到半年之后,情况才慢慢好转。

  家人为赵泳画请了家庭教师,他也开始敢于与人交流。当不知道如何表达一样东西时,赵泳画就用其他英文词汇去形容,当对方理解并说出那个词时,他就默默记下来。

  慢慢地,赵泳画在泰国交到了朋友,一起练球、一起比赛。去年泰国青少年高尔夫锦标赛,经过加洞赛,赵泳画战胜对手夺冠,在场边观战为其加油的小伙伴们一拥而上,泼水庆祝他的胜利。“那种感觉现在想起来还很兴奋。”赵泳画说。

  对赵泳画来说,高尔夫起初只是个“玩伴”,现在则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像朋友一样不可或缺”。

  有段时间,赵泳画迷上了刷手机,球技随之退步不少。赵爸爸见状不让儿子再碰球杆,“禁杆”整整一个星期。那是赵泳画非常煎熬的一周,“每天无所事事,百无聊赖”。

  “我很难想象,那些不打高尔夫的人,怎么度过每天的生活?一天那么多空闲时间,他们不会无聊吗?”赵泳画说,高尔夫成了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高尔夫,就会感觉生活空荡荡的,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当然,高尔夫这条路并不容易,在一次次状态起伏不定、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赵泳画也时常质疑自己,要不要放弃?但每一次,他都选择了坚持。

  面对重重考验,这位13岁少年坚持下去的理由让人动容,“换作是你,你会舍得吗?人生能有多少件事会坚持7年?我想大部分人都没有这样的经历。”

  对赵泳画而言,放弃比坚持更难,一项运动完全占据了生活的重心,并且与未来的前程紧密相连,他必须为此投入更多的激情和能量。

  从26个英文字母都说不全,到如今开学后即将转到另一所国际学校跳一级读初二,赵泳画接下来的学习规划是先把英语补起来,至少在班里不拖后腿。

  今年10月,赵泳画将满14周岁。从明年起,他将系统地打AJGA(美国青少年高尔夫协会)比赛。届时,很多美国高校校队的教练都会来挑选和关注未来有潜力的选手,这些高校不仅会发出入校邀请,还会提供丰厚的奖学金。这也是赵泳画奋斗的目标。

  “画画对自己有一个定位,他想通过高尔夫去美国上大学。但这个目标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必须脚踏实地。”对于未来的发展,赵爸爸不愿给儿子太大的压力,但学业上的要求从未放松。

  “现在就朝这个目标努力,如果能实现当然更好,因为通过打球到美国上学确实是一条捷径。但这条路还很漫长,至少初中和高中这几年的学业是不能丢的。”赵爸爸说,“在泰国,我们发现他对自然科学方面的兴趣明显比在国内时浓厚,希望他在学习中能找到另外的一些兴趣点。”

  赵泳画对未来很有信心,他的目标是考上国外很好的大学,“我现在初二,离考大学还有几年时间,我会把球打得更好,也会学会把情绪调整好。”